一叶钓雪

这个人有点懒,完全不想写自我介绍哟~

【叶蓝】我喜欢你

#群里抢红包运气王产粮,以及我希望下次红包的金额能大一点
#私设众多,不一一列举
#尚未表白设定

上午 8:43
“蓝哥,我到了。”
“地铁站等着。”

叶修和蓝河是曾经就读于R中的高中同学。尽管两人去了不同的大学,联系还是一如既往的密切。
虽然这联系基本由叶修孜孜不倦的续火和没话找话维持。
蓝河开学比叶修晚一周,最近正因军训晚会忙的焦头烂额。早已结束军训并开了学的却叶修闲得很,打算国庆假去找蓝河收留他几天,顺便跟蓝哥联络联络感情。
这不,叶修大早上的六点就起床倒腾自己,衣柜里的衣服一件件精心挑选。叶母靠在门上看着他忙里忙外的样子损他:“您这是去约会那?”

可不是。叶修心道。



蓝河匆匆赶到地铁口,倒腾了半天最后决定白衬衫牛仔裤的叶修站在检票口,坐在行李箱上玩着手机,耳机线引着目光舔舐过裸露的脖颈,隐在黑发里。
蓝河的耳廓有点发烫,他快步上前接过叶母临出门前硬塞给叶修的一袋水果。

“来了?”
“来了。”

叶修早上忙着倒腾自己没来得及买早饭,又坐了将近一个小时的地铁,此时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恰好蓝河刚床起匆匆洗漱完就来接他,俩人一拍即合,目标地铁站口的煎饼果子。

蓝河房间的床是上下铺,平时没人睡便堆满了书本衣服键盘,蓝母每次洗床单都是一阵鸡飞狗跳,清理过后没几天又混乱如初。
叶修收拾完了床铺去厨房洗手,刚好撞见蓝河在洗苹果。
“现在就吃?”叶修问。蓝河应声,张嘴准备啃。
两个都是十八九岁的少年,平时在校不是食堂就是外卖度过,再懒一点就是泡面,都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主。别说做饭了,水果都不会切。
没想到叶修动如脱兔,一把抢过苹果,然后兴致勃勃地抽出一把水果刀。
“你会切苹果?”蓝河表示十二万分的不信。
“不会啊。”叶修坦然,“但我想试试,说不定会了呢。”
叶修这人挺实诚,说不会是真的不会。他想先把苹果先切一半,然后用水果刀绕着苹果削了一圈,成功削歪。
然后他打算直接切片。蓝河在旁边看得心惊胆战,叶修为了缓解他的紧张,一边和他扯皮一边下刀。三片苹果落在碗里,叶修颇有些自得:“哥这也没切到手,说明哥天赋异禀啊小蓝!你也别瞎操心了。”话音还未落,手一滑,水果刀戳在大拇指上。

然后蓝河疯了。

叶修第十次向蓝河证明自己只是划了道口子不需要绷带也不需要去医院更不需要报警,并且向蓝河展示了大拇指上那几微不见的创口,才终于安抚了头发都快炸开了的蓝河。




蓝河有个习惯,吃完午饭得睡午觉。他边打哈欠边给叶修道晚安的时候叶修正在写高数,闻言摆摆手让他自便。
没多久均匀的呼吸声就从身后传来,叶修的思绪就像滴进水中的墨汁,四处乱飘,抓也抓不住。

去他的洛必达。叶修想。他自暴自弃地放下笔,转身观察起睡着的人。

目光一寸寸贪婪地扫过他的脸,从微微反光看起来颜色略浅的发丝到刘海半掩住的额头,从额下的眉眼到挺直的鼻梁,从熟睡微张的嘴唇到脸上因为忙碌新爆的痘。

他的一切,我都好喜欢。
但是我只能压抑感情,尽力掩盖满溢的爱意。

叶修轻轻呼出一口气,打算去阳台抽根烟。

门阖上的那一刻蓝河睁开了眼,那双眼睛一片清明,显然并没有睡着。

他本来就睡得浅,叶修放下笔和转过身他都听见了,本打算翻个身继续睡,却感觉到了突然凑近的呼吸。
蓝河一动不敢动,叶修的目光如有实质,看的他的脸几乎快要烧起来。
那灼热的目光终于降温,蓝河的心脏还没跳回原样,便被迎面而来的叹气扑个正着。

现在他是真的脸红了,并且热度还有向下的趋势。





叶修此人,有一个与其不拘小节的生活习惯十分违和的特点:洁癖。所以他主动提出要先洗澡。蓝河撸着头发出来的时候他已经把头发吹干了,眼看着蓝河就要躺上床,赶紧一把拉住他。
“你不吹头发就睡觉?”
“谁说我要睡觉了??我玩手机不行吗?”
“那你也不能不吹头发。过来。”
叶修没有给蓝河拒绝的余地,把他按在沙发上就打开了电源。

蓝河能怎么办,蓝河只能从了他。

况且,叶修的手在自己头皮上撸来撸去……也挺舒服的。
蓝河心里暗搓搓地想着,同时感到一点小害羞,红了耳朵。
叶修还以为热风开太大,赶紧调低一档。




究竟白天太闹腾,两个人没玩多久手机就困了。
“老叶,我关灯了?”
“关吧关吧,爸爸也打算睡了。”
“呸。”
晚安,好梦。

【叶蓝】异化拟人—番外01

——“我的尸体要在城墙下开出一片花。”(←借用了魏辽太太的一句话)
#叶修革命失败设定
#逻辑混乱

        叶修带领的拟人队伍已经到达皇城。数以万计的高科技产物浩浩荡荡地排列在森然的城墙之下,被千年风雨洗得发白的古城墙耸然立着,似是凝望着这一众非人类,又似目中无人。在她经历的千年历史中,这不过是最微不足道的一个游行——没有伤亡,没有暴行,甚至没有整齐或混乱的呐喊。拟人们安静地到达长城之下,缓缓停下脚步,乌压压的一片,发色各异,但他们的表情如出一辙——带着坚持目标的执拗,对心底牵挂的珍视,与视死如归的决意。
        虽然异化拟人已经获得了足够的武装物资,但因为一些暴力措施,舆论的风向始终对拟态人类抱有轻微敌意。这些敌意确实微不足道,但在一个鱼龙混杂的北京,自然会有无知的人类为了一点蝇头小利上前挑衅——从以前的革//命或是游//行开始,他们就是这样的存在。渺小如同蚊蝇,却嗡嗡嗡地扰人心神,并吸血为生——不论那是什么颜色的。他们的背后是受到这一趋势波及而被打疼的资本主义肥胖蠹虫们。这些人或是市井流氓或是失了生计走投无路的本分人,不过那些都不重要,他们衣兜里少得可怜的酬金,和他们看向拟态人类们或贪婪或仇恨的阴鸷目光,才是燎尽了草原的火星。
        虽然蓝河十分不赞成叶修做出的决定,但是舆论风声的扩大显然已将事态白热化,对于政///府的诘问拟态人类必须给出正面回答。叶修此番游//行虽是抱着尽量减少伤亡的希望去的,事态却早已向着不可控的方向发展了。叶修心下明白,此去凶多吉少,万不能让蓝河随着一起送命。首先蓝河是一位文官,再怎么样也是家政型号,身手必然不如警用型;其次,万一叶修不信全军覆没,蓝河可以在黄少天的庇护下存活下来,加速下一批异化拟人的出现;最后……虽然只有一点,真的只有一点点,叶修不希望蓝河被销毁,或者返厂重置。如果自已遭遇不测,至少,至少蓝河可以带着他们的记忆——叶修感觉到软体过热,没由来的一阵心悸,这种感觉前所未有,但紧要关头他无暇考虑。他把自己对蓝河莫名其妙的挂念归为对同伴的关爱和爱才之心。
        于是他叫来蓝河,告诉他自己将带领大部分拟态人类去和政///府交涉,而蓝河因为与公务部门员工较为熟悉,前往蓝雨寻找黄少天从内部进行突破。
        但不同于叶修,蓝河很早就认识到了自己对叶修的“异常”。他知晓叶修的作为是为了他的安全,他也知道叶修这一去便不知是否能再见,所以他悄悄地连接了叶修的识海,组建了一个他们的信息共享区域,以便在叶修有危险时及时赶到。
        此时叶修站在城墙之上,面部紧绷。北方粗粝的风扬起尘土,吹得他的衣角猎猎作响。但是他没能等到,长城周围聚集的人类越来越多,并且大多看起来不怀好意。
        破旧的棉麻裹着的血肉之躯,突然猛烈地撞上了拟态人类的钢筋铁骨。
        一切一触即发。人类疯了一般扑进拟人的队伍,他们没有枪弹,或是抄着木棍或是举着大锅。他们红了眼,拼命地将手中的东西砸向获得思想的非人类。拟人被迫反击,但是更多的人类接二连三地涌上来,蓝色的红色的血液飞溅出来,疯狂的野兽们熟视无睹,他们用力地撕扯着无法还手的猎物,或者被撕碎。没有人再能保持理智。武器被打落,就从地上拖起断落的尸体。人类举起了奄奄一息的同伴以抵挡拟人的攻击,下一秒拟人却被子弹打穿头部——没错,这里混入了杀手,但是人们无暇顾及这声突兀的枪声,他们在自卫与攻击中徘徊。

        古城墙盛了千年的人血,她带着虚无缥缈的慈悲,漠视着发生的一切。

        城墙下一片混乱,叶修在城墙上也未能幸免。数个人类围攻他,而这些人的身手显然高于一般人,或许为了掩饰身份,尚未亮出獠牙。
        从有人攻击叶修开始蓝河便有所感觉,他飞速起身开门穿鞋,对着追出来追问他去哪的黄少天急促地说了句找叶修便头也不回地冲出门。蓝河一路上也遇到重重阻碍,由于长城的突发暴动,政///府已封锁了所有去长城的路线,蓝河甚至无暇考虑迂回战术,凭着在兴欣训练的身体素质强行突破,也是捂着伤口一瘸一拐地赶到了城墙之上。
        叶修背靠着城墙凸出部分躲避下方的飞来的子弹,围攻他的人非死即伤。他费力地喘着气,在进入休眠状态的边缘硬撑着。突然他心有所感似地转过头,看到了同样狼狈却对他笑得开心的蓝河。叶修对他扯了扯嘴角,同时感觉到内心有什么情感将要破土而出——

        砰!

        时间仿佛静止了。

        叶修的身体以一种不自然的姿势歪了一下,一边的太阳穴缓缓流出蓝血。

        砰!砰!砰!

        叶修的前胸,左肩,腹部依次缓缓流出蓝血,他的身体失去了平衡,然后他向后倒去,跌落城墙。

        巨大的耳鸣掩盖了人们的嘶吼和武器相撞的声音。

        蓝河却看到叶修置身一片花海中,对他笑着,缓缓开口。

       他说,小蓝,对不起。

       他说,活下去。

        后来蓝河被赶来的黄少天以关押要犯的理由带回家,又被黄少天假称逃逸而被通缉。2043年全国搜查拟人,所有拟态人类必须交由政府进行返厂重修。彼时换了发型的许博远正在地铁上刷着手机,无意看见了写着蓝河的电子通缉令,裹了裹衣领,哈了口气。
        他又去了长城,那里已经解除了封锁,所有痕迹都已被清理干净。但是他看到,一处城墙脚下,突兀地开出了一小片花。

————————
两千多字的番外,挽回一下越来越少的热度。
虽然我发的是刀。下跪.jpg
@谁主沉浮

也许联文写着写着就连麦了一边叨逼叨一边做笔记甚至想找个地形图画画圈圈的人只有我一个了。
我为什么不安安静静发个小甜饼呢,为什么要搞个这么大的世界观呢……
窒息了 @谁主沉浮

【叶蓝】异化拟人(四)

#底特律:成为人类paro,但是发生地点在中国,剧情不是很相同
#这是一个和 @谁主沉浮 合作写的系列,建议戳tag
#bug与ooc齐飞
#果橙预警
都能接受的话请向下——

––––––––––––––
    蓝河是一位家政型拟人,其拥有者是一位人类公务员,名叫黄少天。蓝河的生活其实与其它拟人不甚相似。黄少天是公司内外闻名的话多,从前一个人在家只能对着墙壁自言自语,如今多了个蓝河——哪怕他搭不上话——多个倾听的人,总是好的。蓝河如同其他拟人一样,对于拥有者的话总是尽可能地听从,这让平时总是被同事心不在焉地敷衍的黄少天大受鼓舞,进而告诉了蓝河更多他经历过的没经历过的听说过的没听说过的奇闻趣事。在他发现他的拟人会因对信息的处理而进行思考时,他甚至抱着三分兴致开始询问蓝河对一些事的看法。但黄少天对于他也并没有触动内心深处的力量,蓝河因而也从未萌生过自我意识。
    叶修带领拟人大队浩浩荡荡地对中央广场进行改造示威的时候,蓝河正巧下楼为黄少天买夜宵。异化拟人们感受到陌生人的进入,不约而同地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抬起头戒备地看着他。
    蓝河:你们继续,我什么都没看见。
    叶修盯了他一会儿,有些惊讶地发现他的软体不稳定已经达到一个很高的数值。看来马上就会成为异化拟人了。叶修摸着下巴想了想,然后毫无心理压力地上前握住他的肩膀,轻而易举地入侵了拟人的识海。蓝河额角的led灯闪烁几下,晃了晃倒在了地上。围观的异化拟人们不明所以,但是看到非我族类的拟人被制服还是很高兴的,对着叶修欢呼两下然后开始继续手头的事情。
    天地良心,叶修一开始真的只是打算在中央广场贴贴标语涂鸦两下的。从他和兴欣众人一起逃到“庇护所”,作为其中唯一战斗能力较高的警用型异常拟人,他自然而然就成为了领袖。“庇护所”实则是处于城市边缘一个荒村中的废弃工厂。更早觉醒的一些拟人来到这里——他们大多是一些家政型拟人——他们在周边的垃圾堆里捡到了木板和废弃的损毁的家具,所幸拟人并不需要睡眠和取暖,他们选择居住在这样一个与世隔绝的“桃源”里,除了不再受到歧视、非议或是回厂销毁的威胁,陪伴他们的只有漫长的寂寞。其中也有一些带着人类伴侣逃到“庇护所”的,在比人类更为漫长的生命中,他们渐渐迷失了起初的方向。叶修和兴欣众人的到来给他们带来了一丝希望。或许是他们沉默了太久,当叶修提出要向人类证明拟人的存在时,拟人们都欢呼雀跃,他们如众星捧月般把叶修围在中间,拥立他成为新的领袖。
    但有激进派就必然会有保守派。莫凡就是为首中的一个。他本是一个杀手组织购买的拟人,执行任务的过程中心软放走了一个小女孩,被判定为任务失败后不愿被返厂而逃到了“庇护所”。在暗无天日的组织中见惯了杀戮,莫凡深知走向人类必然会导致牺牲,他也不愿再失去那些朝夕相处的同伴们。但是保守派的领袖,是伍晨。伍晨由于异化的时间太早,已经几乎没有什么人知道他身上曾经发生过什么了。
    伍晨和叶修最终达成协议:如果能以0牺牲的方式获取拟人的存在权利,他就支持叶修。
    所以叶修的第一步,就是趁着夜色在中央广场的雕像、长椅和橱窗上用电子颜料涂上拟人的独立宣言,悄无声息地向人类宣告他们的存在。

——————————
跟全职的时间线完全不一样了已经……

【叶蓝】异化拟人(三)

#底特律:成为人类paro,但是发生地点在中国,剧情不是很相同
#这是一个和 @谁主沉浮 合作写的系列,建议戳tag
#bug与ooc齐飞
#果橙预警
都能接受的话请向下——

––––––––––––––

叶修自被拟态生命创造出厂,一直都是以任务指令为上。但这一次,他突然有了违抗“指令”的想法。


在这次任务之前,叶修也遇到过相同的案例。第一次是在北京,一个叫苏沐秋的拟人被他酗酒的拥有者殴打,出于自卫失手杀死了人类。第二次是在苏州,一位名叫楚云秀的人类与另一位人类发生争斗,前者落于下风,其拟人张新杰失手杀死了 后者。在叶修的识海中,拟人只是被设置用来完成“指令”的工具,就如他是用于协助警方处理案件的。在“指令”之外,他只需要待机等待就好,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任务”和完成“指令”。


但是拟人居然能拥有感情,这是叶修所不能理解的,无论是苏沐秋所说的“权利”,还是苏沐橙口中的“恋人”。


所以这个向来任务至上的拟人停下了执行指令的脚步,对着陈果抬了抬下巴,“对于您所说的,这位拟人是你的‘恋人’,我愿闻其详。”


天空劈下一道响雷,雨点倾盆而下。


“曾经,我也和你,和大部分拟人一样。”苏沐橙缓缓开口,“认知里从来只有执行任务,对于那时尚未出现‘感情’的我来说,陈果只是另一台发布命令的机器。我们日常的交往普通而频繁,可是陈果从来没有像其他人类那样,用蛮横的态度对待我。她把我看作有生命,有权利的人,而不是一件工具。”


陈果的肩膀忍不住开始颤抖,她举起双手捂住了湿透的脸颊。

    “但是某一天,在一个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日子,我突然拥有了自己的意识,我意识到我和人类一样,拥有情感和自我意识。” 苏沐橙低着头晃晃手铐,其间的不锈钢链子映着闪电白惨惨的光。“我知道异常拟人不止有我一个,他们或许是遇到性命攸关的境况,或许是为了拥有者的安危置一切于脑后,可是成为异常拟人其实只是一瞬间的事。也许是一个露水还未干透的清晨,她对着待机完毕的你微笑;也许是在漫天星河之下,她的眼睛比星汉银河更明亮。但无论如何,在这一瞬间,也许你就感受到了自己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所有意义。你,就是为了她而活着的。”苏沐橙望着陈果,眼里尽是回忆起往昔的情浓。
    苏沐橙的眼神和当初张新杰看向楚云秀如出一辙,叶修不由得开始怀疑,自己最初重置苏沐秋是否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警用拟人的额角开始闪烁。
    陈果再也没忍住,在瓢泼大雨中冲向她的恋人,她们紧紧地拥抱着,泪如雨下。
    警用拟人的额角恢复平静,他一把分开了拥抱的两人。陈果止不住地抽泣着,挣脱着他的手臂,雨水打在她的脸上,眼睛费力地想要睁开,她伸出另一只手试图抓住苏沐橙。而苏沐橙却只是顺从地,一动未动。
    但是,警用拟人拿出了钥匙,解开了手铐。
    一瞬间,两个姑娘都愣住了。

    “你说得对,小姑娘。”叶修看着陈果,笑得意气风发,“拟态人类是有感情的,他们需要去争取自己的权利。”

    “而我。”

    “将会带领他们走向胜利。”

——————————————
明天,不对,今天还有一更,我要逼迫自己不能拖懒……啊,下一章终于有蓝河出场了。

【叶蓝】异化拟人

#底特律:成为人类paro,但是发生地点在中国,剧情不是很相同
#这是一个和 @谁主沉浮 合作写的系列,建议戳tag
#bug与ooc齐飞
#果橙预警
都能接受的话请向下——

––––––––––––––

    我所在的城市,是一切始末的开端。
——苏沐橙《逐烟霞》

   2108,上海。
   2108年,世界的科技已经强大到足以发展以蓝色的液钛为能源的机器人成为拟态人类来代替人类的普通工作。一般的拟人有家政型,警用型,和服务型。拟态人类的应用也逐渐普及到社会中下阶级。他们在外表和人类相似,但是左额角闪烁着led灯,一般为绿色,这取决于其使用者的喜好。
   但不论是在1844年还是2108,上海似乎都是一个各大洋流的汇聚处,她包容着千姿百态的文化与风俗,各色的人种,现在,又包容了不同色的血液——红色,和蓝色。
    在这里,人们需要面对的冲突和异常太多,来不及去细细地一惊一乍,于是他们选择了漠视,与置若罔闻。
    这里发生过太多惊世骇俗的故事,人们不愿去关心遥不可及的大势,只是开辟一个自己的小圈子,或许那些圈子会有交集,但大多时候它们像蜂巢般紧密的挨着,互不相干。
    所以,一个拟人与人类的爱情,便显得那么稀松平常。
    苏沐橙是兴欣酒吧的服务生,确切些,拟人服务生,兼老板娘陈果的爱人。当然,觉醒了自我意识的拟人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拟人,他们一般被称为,异化拟人。使苏沐橙成为异化拟人的也许是人类的爱情,但至少在这一隅小酒吧里,其他职员如方锐、魏琛、以及陈果的发小唐柔,没有人会阻碍她们,甚至酒吧的常客都时常调侃她们。
    然而酒吧也是个鱼龙混杂的地方。苏沐橙是拟态生命最得意的一种型号,她姣好的面貌人类也不能及,高跟鞋踏在舞台上同时拨动着观者的心弦,即使陈果从不愿意她穿过于暴露的服装,她的舞姿也总能吸引一票狂热观众。其中,当然不乏对她有非分之想的狂徒。
苏沐橙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人,但这次的狂徒显然不同先前,他的四肢与躯体布满了虬起的肌肉,显然,服务型拟人并不能使用巧劲挣脱。男人的一只手正紧紧抓住苏沐橙的手臂,另一只手扣住她的一只脚踝,腿部的力量全在压制她的另一条腿和不断挣扎扭动的躯干。苏沐橙唯一没有被禁锢的左手被压在身后,她的身下是酒杯的碎片与打翻的酒液,混合着她的蓝色血液。拟态人类浑身都是大大小小的创口,因为拟人没有痛觉,她反抗的力度没有丝毫减弱,却也没有半分进展。
    男人的手,已从脚踝处游走到膝盖,并还有逐渐向上的趋势。但在不断的挣扎中,她的左手竟摸到了一片大块的酒瓶碎片!
    苏沐橙来不及思考,她的led灯已经闪烁得快要看不清。电光火石之间,她举起左手,向前猛地一刺!
    男人的力度渐渐减弱,苏沐橙的衣服上、脸上已经染了大片人类的鲜血,鲜血讲她的拟态发丝凝成缕,杂乱的粘在她的脸上,像碎裂开了的血痕。
    苏沐橙站起身,摇摇晃晃地走出了包间。方锐正和魏琛换班,准备去更衣室脱下工作服,看到苏沐橙头也没抬,“嗨沐橙……姐……”
    一句话戛然而止,像被谁中途剪断了。
    然后是高声的尖叫:“陈姐!!!!!!!!”

    陈果好不容易才缓解了拟态人类的情绪,得知了全部过程。每个包间的摄像头和官方部门都有连接,现在沐橙怕是已经成为了通缉犯。如果是人类,这最多算是正当防卫,但拟态人类终究还是一台机器。虽然拟态人类不会被处以死刑,但是一旦苏沐橙被认为是异化拟人回厂重置,她的“沐橙”,就再也不会回来了。所以,现在唯一的出路,就是逃。
    可是天地之大,又能逃到哪里去?
    当下几个人类谁都来不及思考这个问题,给苏沐橙换了一身便服便手忙脚乱地把她从后门推出去。无论去哪,总比待在小酒吧这个案发现场要安全。
    可哪承想,甫一将苏沐橙送出后门,酒吧的大门就被轻叩了两下。来人的额角平和地亮着led灯,他稳稳地开口:

    “我叫叶修,是来自拟态生命的拟人,前来处理异化拟人苏沐橙杀害人类案件。请配合。”

诈个尸……。
我希望我还记得我是个写手and画手,真的。希望你们不要取关我。

感觉这一幕超美的,可惜没有板子没有特效只要在笔记本上安慰自己,原文在p2,不知道在没有太太授权的情况下能不能画,所以悄咪咪艾特一下……如果不能的话我立刻就删! @克劳德·赵

上课摸了一只凶狠摆尾巴卖萌的修修龙(…)后排给太太打call!!
@落雨大 水浸街

【叶蓝】被子精

连着阴雨了几天难得放晴,许博远抱着一团被子铺在床上晒到太阳的部分,没忍住一头扎在暖暖的阳光里。

叫自己小男友吃饭的叶修打开门,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光景。
“喂喂,起来了。吃饭了啊。”叶修好笑的拍拍他的腰,被子团里的一团衣服动了动,瓮声瓮气,“我是一团被子,我需要晒太阳消毒。”
叶修也不恼,躺下来侧身抱住他,“那哥要盖被子了。”
许博远没理他。呼吸绵长,像是睡着了。
“起来了被子精,该吃饭了。”叶修戳戳他的脸。
许博远一把拉起兜帽盖住脸。
“你不吃我可去吃了。”叶修起身,突然抓住蓝河的脚腕就往肩上扛。
“!!!我靠老叶你干嘛!!!”
“叠被子啊。”